雁江区   安岳县   乐至县 网站导航
追记马边县“3.8”边岩意外崩塌事件中罹难的王川等七位同志
作者:四川日报
录入时间:2016-3-30 16:20:22   来源:四川日报  浏览:2273

 

 

      3月17日,记者拍摄的马边县沙腔乡境内S103线,王川等7人正是在此路段勘察时遇难。道路前方是规划中的峨马路新建路段,该路段打通后,从马边县城到峨边县城只需两个半小时,将比现在的车程缩短两小时,直接受益群众37万人。

  ——追记马边县“3·8”边岩意外崩塌事件中罹难的王川等七位同志(上)

  □本报记者 梁现瑞 王成栋 吴亚飞 /文

  李向雨/图

  3月,小凉山一年中最美的时节,柳杉吐出浅黄的新芽,杜鹃鼓出绯红的花蕾。山腰上,油菜花像金色的火苗在跳动。

  峨边彝族自治县哈曲乡解放村,再过几天,吉部阿沙就要搬新家了。青翠的山野中,刚建成不久的房子白墙红瓦,煞是好看,几天来,他一直在搬家具、搞卫生,忙得两脚不沾地。偶尔,这个彝族汉子会到家门口,望着远方发怔,嘴里嘟囔几句:“说好的搬新家时来喝酒,咋这盘说话不算数了?”

  吉部阿沙念叨的人,是负责对口联系解放村的乐山市公路管理局局长王川。3月8日,王川前往马边彝族自治县境内勘察峨马公路,车辆行经沙腔乡牛屎岩段时,被崩塌的山岩砸中,不幸遇难。同行遇难人员还有:乐山市公路局农建办主任苏建荣,马边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李志强、局长助理曾德林、工程科副科长邹杨及驾驶员江兵、陈世平。

  噩耗传来,当地一位诗人含泪写下这样的诗句:现在挺好,能永远躺在这片热土上,变成这里的一颗石子,深深埋在泥土中,希望有天铺起一条五彩的路,让更多的人踩着我走出大山,走出贫穷,走向明天……

      风一般迅疾——

  彝族老乡感叹:“共产党的干部,办事像风一样疾”

  解放村海拔1200米以上,幅员面积50平方公里,耕地面积仅14公顷,全村430多人,贫困户占三分之一。从2015年8月开始,乐山市公路局对口解放村启动精准扶贫工作。9月,王川第一次到解放村实地考察。

  时间过去几个月,司机兰洪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从峨边县城到解放村有50余公里,开始是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后变成机耕道,最窄的地方,汽车轮子擦着悬崖。沿途,王川等人要随时下车推开拦路石。50余公里的山路,他们开了4个多小时。到村里时,所有人的脸上、额头和手上都带着刮擦伤痕,裤脚被划开口子。但更让王川等人难受的,是看到吉部阿沙家的房子。这是一间用竹子和石片搭成的简陋竹屋,吉部阿沙一家四口就挤在这间漏风的小竹屋中,妻子吉克羊布乳腺癌手术后长年卧床,为治病已欠下数万元债,同时,他们还得抚养大哥留下的两个孤儿。“什么时候能为吉部阿沙家修好新房?”一走出竹屋,王川便翻阅起峨边彝家新寨建设“十三五”规划,看到吉部阿沙家新房建设已列入规划,但修建时间还不确定。“尽快开建,要让他家在2016年底过上暖冬。”王川回到单位后,立刻动员单位职工捐款。不到一周,大家捐资5000余元,公路局又出资6600元,吉部阿沙家的新房开建。

  脱贫攻坚,等不得。以快治穷,建新房是第一步。解放村靠近黑竹沟景区,却没吃上旅游饭,外地一个做生意的朋友曾对兰洪说:“这里的粮食白送我都不要,因为赔不起路费。”“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传到王川的耳里,更加坚定了王川加快修路的决心。一个月后,王川再次来到解放村,和村民召开坝坝会。开发优势林地资源,种植柳杉和峨参……会上,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今后发展方向,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先硬化村里的公路。

  在这次坝坝会上,乐山市公路局承诺,为村民修一条致富路和产业路:硬化3.4公里村组路,新建5.5公里机耕道。2016年春节刚过,王川又催着兰洪出发到解放村。这次他带来了勘测队,银光闪闪的标尺、头戴黄色头盔的技术人员,引来兴奋的村民们围观。

  这样的速度,快得让吉部阿沙等人感叹:“共产党的干部,办事像风一样疾。”

  “搞快!搞快!”从1996年开始,兰洪就一直是王川的司机,20年中,这是兰洪听得最多的一个词。20年里,他们先后跑了80万公里,仅越野车就跑坏3辆,如今的第4辆,也快报废了。

  快,不只是王川。2月2日,李志强到马边县交通运输局挂任副局长,主动提出承担任务最重的农村公路建设。为尽快熟悉情况,他抓紧时间到各个乡镇了解调查。上任刚1个月,李志强已调研完马边县20个乡镇中的15个。

  李志强老家在河北乐亭县农村,从成都回一趟老家,要通过飞机、火车、汽车多次辗转。李志强是家里独子,父母年迈,父亲退休后长期患病,母亲没有工作,家庭生活困难。2016年春节假期,单位考虑到他的特殊困难,特允许他结合休年假,提前回家多休息两天。但他一直惦记着到马边县开展精准扶贫工作。为了赶在正月初七上班,他独自驾车从河北唐山一路赶到马边。上班第二天,他又马不停蹄赶到勘察现场。

  “不让领导布置的工作在我手中延误、不让需要办理的文件在我手中积压、不让局机关的形象在我这里受到影响。”3月8日晚,同事们在清理李志强遗物时,发现他将“三个不让”的标准写在年度考核表上。

      砖一般朴实——

  技术男扎根农村35年,西部计划志愿者把服务变成一生的追求

  3月15日,苏建荣的儿子苏骁在父亲办公室收拾遗物,临走时提走满满一大袋荣誉证书:全省交通系统先进工作者、6次市交通系统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共产党员……

  扎根农村公路建设35年的苏建荣,QQ名叫“砖头”,生活中的他沉默寡言,工作中,他自诩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这些年,他的脚步遍及乐山全市211个乡镇、2000多个行政村。

  乐山地理状况是“一平二丘七山”,特别是地处小凉山和乌蒙山的“两边一川一区”,人口稀疏、地形陡峭,公路建设造价高、难度大、资金短缺。为克服困难,推进建设,多年来,苏建荣一直奋战在交通一线。

  在亲友眼里,苏建荣沉默寡言,哪怕是汇报工作也很少“穿衣戴帽”,“上来就说,简单干脆”。但只要说起技术,他却滔滔不绝。为此,苏骁总是把父亲叫“技术男”,不爱说话也不爱应酬,但干起工作来,却是个拼命三郎。

  苏骁小时候的记忆是在洒水车上度过的。苏建荣在峨边曾做过17年农村公路养护工作。那时,苏建荣大部分时间奔波在公路上,难以照顾家庭。妻子徐萍在峨边养路分段驾驶洒水车,孩子太小还不会走路,只好把孩子捆在洒水车副驾驶座位上。“从小坐得最多的不是儿童车,是洒水车。”苏骁说。

  苏建荣专业技术过硬,峨边县第一条水泥路——省道306线峨边段便是苏建荣参与修建的。这条路上,有段100余米的腐质土软基,如不彻底处置,将成为影响全线通行的瓶颈。

  在国内没有可借鉴经验的情况下,苏建荣带领技术组人员现场踏勘、查阅资料,创新编制出换填处置方案,成功解决了难题。30多年来,这样的难关他攻克了一个又一个。

  2015年,苏建荣组织编制乐山市“十三五”农村公路建设规划、乐山市小凉山彝区扶贫交通规划,描绘出彝区脱贫致富的交通蓝图。“像砖头一样朴实。”这是马边县交通运输局员工梁元桥对同事曾德林的印象。梁元桥是马边县交通运输局从西南交大引进的专业人才,在他实习期满即将决定去留的时候,曾德林的一番话让他选择留下:“人一生不一定要做多大的事,而是要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你是科班出身的交通人才,马边是国家级贫困县,需要你。”

  一句“马边需要你”,留下了梁元桥,也是对曾德林坚守马边的注释。29岁的曾德林是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2009年8月,西南交大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曾德林以西部志愿者身份到县交通运输局,他把短暂的志愿服务变成一生的执着追求。“这个外地来的毛头小伙,到我们这样的山区,能不能吃得下交通人这份苦?”马边县交通运输局工程股股长、曾德林的“师傅”刘代明回忆起第一次和曾德林见面的印象。

  随后的工作中,曾德林用实际行动打消了前辈的质疑:两个月的时间里,不管刮风下雨,他都坚持“泡”在工地上,累了在工棚里打个盹、饿了啃几个烤土豆……几个月后,刘代明打心底认可并主动收下这个“徒弟”。从此,曾德林扎根马边,在马边成家立业,还把在重庆的父母接到身边。

  王川也像一块砖头,兰洪回忆,有两次在路上,车轮掉进泥浆里打滑,情急之下,王川顺手脱下自己的外套,垫在车轮下,终于把车子拖了出来,而王川早已被弄成个大花脸。“哪像个当官的。”有人笑他。“我就是个修路的。”王川说。

      火一般热爱——

  废墟中,有一双手至死紧紧抱着工程图纸

  马边县消防中队队员姚伟始终记得当时救援时看到的一个画面:在一堆废墟中,有一双手紧紧抓住一个资料包,怎么也分不开。接近现场的同事分辨出,这双手是曾德林的。在生命最后一刻,他护着的是工程图纸。

  对曾德林来说,图纸、工程是他的生命。

  曾德林在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隔行如隔山。进入交通系统后,他捧起道路桥梁方面的书籍,每晚在办公室学到凌晨。

  一个月下来,人瘦了一圈。刘代明见了,很是心疼:“娃娃,这样要不得,急不得。”曾德林笑笑,此后将学习地点移到家里。功夫不负有心人,2010年,曾德林考回西南交大,重学专业知识。2014年,曾德林拿到二级建造师资格证书。随后,他又报考了西南交大路桥本科专业。

  从报考那天起,他便放弃休息时间,白天看工程现场、晚上回办公室整理工作笔记,为的是每月能挤出几天时间到学校学习。通过3年努力,曾德林顺利取得路桥专业本科学历、公路专业二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证书。殉职前,他还报考了一级建造师。

  曾德林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本正翻阅的马边县“十三五”公路规划,定格在第20页,“马边县历年经济发展情况和当年公路投资关联度”一段被他重重划上一道线,旁边写着:通村公路建成后,横向对比,农民收入增幅明显高于未通公路村组;纵向对比,也高于当地过往增速。这样的致富之路,自然等不得。

  等不得的还有邹杨。去年秋天,为赶项目申报时间,一向沉稳内敛的邹杨急眼了。他开着自己的车,载上数十公斤资料去成都汇报。“这娃,总想着早点修通几条通村路。”省交通运输厅有人评价,到了立项审批的关键环节,邹杨总是不断地催问进度。

  在邹杨的办公室,有一个用胶布密封的书柜,里面堆满马边县各条通村公路的规划资料。同事们劝他,这些材料放在电脑上就行了,既方便查阅,还不占空间。不料邹杨断然拒绝:“万一电脑出问题怎么办?这可是几十万父老乡亲的期盼。”

  常年奔波在外,邹杨很少陪家人过一个完整的节日。女儿5岁了,平常却很少见到父亲。她给邹杨画了一幅画:一对夫妻牵着一个女孩。在空白处,女儿写着:爸爸,我爱你。

  这幅画,一直被邹杨放在随身携带的文件包里,清理遗物时,同事们翻出这张画时,画上是滴滴鲜血,鲜红的血映衬着春天的阳光,像绽放的花朵……


版权所有:中国共产党资阳市委员会组织部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资阳分公司  美工程序:曾华勇
蜀ICP备14003369号-1 已访问 3074786 人次